第2章 月薪1800的臨時工

發布時間:2018-04-24 17:38:06|字數:3361

孟想在家待了還不到兩天,王月華嘴上的泡就起來了。一邊是心疼兒子,老怕腦子落下后遺癥。畢竟太陽穴上面縫了針,雖說現在有發際線擋著,看不見,可以后歲數大了,頭發稀了,就露出來了。兒子二十好幾,連個女朋友還沒有,要是因為這事給耽誤了又該怎么辦?

養老院那邊也不讓人省心。原先用的那個護工吵著要回老家,說是兒子生了孫子,得回家照顧孫子去。王月華跟老孟嘀咕了不止一次,身份證上那護工剛四十多歲,這就來孫子了?騙誰啊!十有八九是想借機會要漲工資。老孟眼下的心思都在家里那倆王八上,一心要把它們養的壽比南山,聽見老伴嘀咕工資,就大大咧咧地說,那就給他漲點兒唄!

王月華想起孟凡樹這態度就來氣!漲點?那哪是一點半點的事啊!現在就要兩千五,再漲,橫是不能就漲十塊八塊吧?一百二百也滿足不了啊!要漲,至少就得漲五百,半個月菜錢就這么沒了!王月華私底下也問了問別的護工,也知道如今這價碼都差不多,就算兩千五能干,平時周末節假日也得給人家再加點,歸里包堆算下來,一個月也合三千多了。

王月華急歸急,該干的事可一件也不能落。好在孟想在家就是休息,過兩天去醫院拆了線再復查一下就完了;養老院那邊還是隔一天一去。王月華看看月歷牌,明天又該給老爺子送吃的了。養老院的飯說是營養配餐,可是以素為主,又舍不得放調料。老爺子脾氣大,一輩子吃慣了酸辣口兒的葷腥,這回躺在床上吃素,動不動就鬧脾氣。孟凡樹那還有個弟弟可一年露不了兩次面,一應吃喝全是王月華的事。今天一大早,王月華打發老孟去早市上買點腔骨,尋思著燉的爛爛的,明天好給老爺子送去。多燉點骨頭湯,也給孟想喝幾碗,補補身子。

正想著,外面有人敲門,王月華嘟囔著:“這老頭子,又沒帶鑰匙……”開門一看,卻愣住了。

門口站著的是倆人,一男一女。男的是個小伙子,歲數比孟想小些,個頭倒是差不多,也得一米七五往上,皮膚黝黑,眼睛小,臉上羞答答的;女的也是王月華這歲數,臉上褶子一大把,頭發幾乎全白。王月華閑暇沒事的時候,還時不時地去樓下的小發廊那染染頭發,社區里開的店,人都熟了,幾十塊錢就能染下來。這么一比,眼前這女的比王月華老了好幾歲。

王月華剛意識到眼前的人,人家就開口了:“嫂子……”王月華趕緊往屋里讓:“老二家的!你瞧我這眼神兒!沒戴花鏡,親戚都認不出來了。”老二家的拉著小伙子往屋里走,手里還拎著一個黑塑料袋,一邊進一邊說:“怨不得您,咱都兩年多沒見了。”王月華心說:“可不是嗎!老爺子那兒你們也不去,咱上哪見去!”

兩個人剛坐定,孟想聽聲從房間里出來了,三個人一對視,孟想樂了:“小劍!怎么黑成這樣了?”

叫小劍的小伙子羞赧一笑,也不說話,而是站起來走到孟想面前,親熱地抱住了孟想的肩膀。坐在沙發里的老二家的趕緊沖王月華說:“這孩子!一說來見孟想哥,可高興了。”

孟想拉著小劍進自己屋了。老二家的把黑塑料袋放在茶幾上,王月華這才看見里面是一袋子蘋果,隨后,老二家的又把三百塊錢放在蘋果旁,王月華愣了,說:“這是干嘛?”

老二家的半低著頭,聲音低低地說:“大嫂,我知道老爺子癱在養老院這么多年,里里外外都靠你和大哥了。我們……咳,當著明人不說暗話,您也知道我們家這情況。孟凡林那腰一直不好,說是內退,也拿不了多少錢。我現在給人做小時工,也沒什么保證……”

別看平時王月華一提起孟凡樹這個弟弟,滿嘴里都是抱怨,一句好話沒有。可真見面了,看見了兩年不見的妯娌,再聽了這幾句話,心里早就軟和了,嘴上也說:“說這些干嘛!孟凡樹是老大,你們又過的不易,老爺子的事我們能盯著就先盯著。你們有空就去瞧瞧,沒事啊!都挺好的,我每隔一天去一次,沒什么事,老爺子身體精神都挺好,甭惦記啊!”

老二家的更不好意思了,趕緊說:“大嫂,我這些天日子好過點兒了!凡林那腰找了個中醫,帶著他練武,說不用做手術,現在能走道了。他一能出門走道兒,我一天就能多接幾家,有打掃衛生的,有給人做飯的,掙的能多點。還有咱家小劍,上個月也找著工作了……”

此時,孟想屋里傳來了打游戲的聲音,王月華知道,準是孟想帶著孟劍玩電腦呢!孟劍一歲多時發燒,燒退了,可耳朵聾了。雖說后來一直上著殘疾人學校,可是這話始終說不利落,耳朵也一直沒治好。孟想比孟劍大五歲,從小就一起玩,孟劍沒什么朋友,就喜歡孟想這哥哥。兩年多沒見,倆人還是那么親。王月華知道,從小孟劍就是老二家里的一塊心病,畢業之后找不著工作,一直在家里呆著。老二家里確實不富裕,孟凡林當工人那會傷過腰,老早就得了腰間盤突出,早早就內退了;老二媳婦林平原先是農村的,后來進了城一直也沒有穩定工作,干了一輩子服務員。年輕時在廠子招待所,老了又去家政公司當小時工。這么一家子,自己的生活都顧前不顧后,也就沒能力再照看老爺子了。一想起這些,王月華也不由得嘆口氣,這哥倆里頭,還就他們公母倆算是日子過得舒心的。第三代里,孟想又是最有出息的,得了!啥也別說了,該受累還是受累吧!

王月華正想著,老二家的、林平把那三張百元大鈔放在王月華面前,說:“大嫂,您也別嫌棄。這錢不是給你和大哥的,是給老爺子的。我也知道,如今養老院住著、護工請著,再有那么些個吃喝拉撒的事,我們一年到頭幫不上忙,心里特不落忍。好不容易熬到小劍找著工作了,昨天把工資拿回來,他爸就說,讓我給你們拿點來。我知道也不多,你們看著貼補貼補,給老爺子買點吃的,也算我們盡盡心。老孟本來想來,我又擔心他那腰坐不了公車,走路也不能長了,就和小劍一塊來了。嫂子你和大哥可別挑理啊……”

王月華還能說什么,只好說:“行!我這就給老爺子買水果去!你大哥去早市買腔骨去了,老爺子想吃肉,我給燉好了明天就送去!回頭跟老爺子說,這是你們給買的!林平啊,沒事,你就忙家里就行,老的小的身體都不好,全指著你呢。老爺子那邊甭惦記,有事我肯定叫你們。”

林平胡嚕一下白發,笑道:“好在小劍有工作了,我也松快些。”

王月華給林平倒了一杯茶,問:“你看咱倆,盡顧著聊了,我也沒給你倒杯水!小劍在什么單位啊?累不累?”

林平笑著說:“在咱們市中心剛開的那家大超市,叫‘全客隆’的,分在肉食組了,當理貨員,每個月發1800。”

王月華也替孟劍高興。孟劍從小沒什么朋友,就跟孟想好,小時候受人欺負,都是孟想替他出頭,倆人感情深得很。后來因為都大了,兩家走動少了,孟劍又聽不見、說不了話,平常不能打電話,只能偶爾給孟想發個短信。這么一個大小伙子,整天待在家里也不是個事,如今好了,也能掙錢了,雖說少點,畢竟夠自己吃飯了。王月華說:“妹妹你也算熬出頭了。孟劍這活不錯,給上保險不?”

林平笑笑:“剛上班,就是個臨時工。人家說了,干好了,半年以后就給上三險。”

王月華感慨著說:“如今這社會可不是咱們年輕那會了,用人單位都精著吶!不過小劍沒事,多老實的孩子,長的精神、肯吃苦,錯不了,肯定招領導喜歡。”

林平嘆口氣,說:“我就指著他能養活自己就成!要不,您說哪天我一瞪眼伸腿去了,剩下他們爺倆兒可怎么辦?”

王月華安慰說:“瞧你說的!現在孩子長大成人了,你也適當休息休息,別那么累了,好好保養保養,家里有老二那么一個藥罐子了,你可別再累壞了。我還是那句話,老爺子那邊甭惦記,有我呢。”

林平站起身來,說:“那嫂子我們就回去了。小劍三班倒,下午還得上班去。我中午也得回去給他們爺倆做飯。老爺子那邊我就不去了,我現在接著好幾家的活兒,中午還得回家照看老孟,您和大哥替我們公母倆多擔待吧。”

孟想和孟劍也從屋里出來,林平瞧見孟劍手里拿著一個盒子,一臉笑容,就跟孟劍比劃,問手里拿的是什么。孟劍高興地打開給媽媽看,是一個七成新的手機。孟想笑著說:“我剛換了個新手機,這個給小劍了。”

孟劍拿出來,演示給媽媽看,能發短信,還能錄音、拍照,林平不好意思地跟王月華說:“嫂子,別破費了,讓孟想留著用吧,給他他也不會使。”

王月華認識那個手機,是孟想去年用的,年初春節,孟想他們部門年會,一年干得好的那十來個人可以參加抽獎,孟想抽了一部蘋果手機,這個就不用了。孟凡樹本來想拿來用,可是按鍵太小,字也小,看不清楚,就扔家里了。聽見林平這么說,王月華就說:“拿著拿著,他哥哥給的就拿著,在家里放著我們都不會用。現在上班了,大小伙子得用個電話,拿著吧。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臨時工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/691947 閱讀此章節;

如何打好广东麻将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百度 0304电玩街机捕鱼 网上真钱的棋牌游戏 时时彩三星组选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河南22选5中奖查询 腾讯五分彩定位胆怎么玩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豪利棋牌带有九连线 股票集合竞价交易规 开元棋牌外挂 广西快乐双彩分布图 广西快乐双彩好运开奖结果 扑克牌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