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臨時工不干了

發布時間:2018-04-24 17:38:56|字數:3847

王月華拎著一保溫桶的腔骨剛走進養老院的樓道,就聽見207房間里傳來的含混不清的吵嚷聲。不用問,一準兒是老爺子。

王月華三步并作兩步走過來,門開著,老爺子躺在床上哆哆嗦嗦地嚷,護工老胡站在窗前叉著手看著,面無表情,既不反駁也不走開。王月華見狀趕緊把保溫桶放在床頭柜上,上來按住老爺子一直試圖揮舞的雙臂,大聲問:“爸,您又怎么了?”

老爺子癱在床上有些日子了,由于是腦梗后遺癥還伴有中風,自從就過來說話就不利索了,下半身基本動不了,走不了路,實在要下地只能坐輪椅。老爺子要強了一輩子,沒成想會是現在這個樣子。身子癱了,心里可明白,嘴上又說不清,脾氣就越來越大。現在這個護工老胡已經是用過的第三個了,滿養老院的護工都知道這老頭兒難伺候,老胡更是疲沓了。基本上是你嚷你的,我干我的,任憑老爺子氣的七竅生煙他也巋然不動。王月華自知老爺子脾氣不好又要求多,年輕時候被老太太伺候慣了,現在看誰都不順眼,平常也就不責怪護工,只能哄著老頭。

老爺子一看見王月華來了,哆哆嗦嗦含含混混地說了幾句話,王月華聽了半天,明白了,原來是早飯老爺子想吃餛飩,護工給打了一份。養老院里賣的餛飩一份是七個,老爺子吃了五個,吃不下了。護工早上可能沒吃飽,趁著老爺子吃完了迷瞪的時候,就把剩下兩個餛飩給吃了,老爺子一覺醒來,還想著那倆餛飩,要,可是沒了,頓時就氣大了。

王月華安慰老爺子:“爸,那倆餛飩剩到現在也不好吃了,老胡吃了就吃了吧,您干嘛生那么大氣啊!想吃餛飩是吧,明天我給您包,蝦仁兒的,一準兒比這兒做的好吃……”

王月華本是在勸慰老爺子,沒成想一直沒言聲的老胡說話了:“誰吃他餛飩了!我掙的再少也不至于吃你剩飯吧!那倆餛飩煮破了,弄得都散架了,他吃完了就睡,我得洗碗吧,洗碗我不得把剩飯倒了啊!什么城里人,住得起養老院吃不起餛飩么?你把剩飯當好東西,我們可不吃你的剩兒……”

王月華一聽也來氣了,說:“老胡!我這不是哄老爺子嗎!他說你吃了,我哄他兩句就完了,你讓他為倆餛飩生這么大氣,你知道不知道他有腦梗有中風啊!你把他氣出個好歹來我們家可跟你沒完!”

老胡也是個老江湖,在陽春市里混了十幾年,從收廢品到炸油條,什么活都干過、什么人都見過,他才不怵呢。聽見王月華這么說,老胡慢悠悠地來了一句:“您也別嚇唬我,您家這老爺子我也伺候不起。上禮拜我就跟您說了,我兒子讓我回家抱孫子享福去呢,您這活我就干到今天。這么著,下午我就不干了。上午的錢我也不要了,算我送您的,從一號到昨天,一共十二天,這個月的錢您給結了吧!”

王月華更來氣了,說好了干到月底,容她兩天空去找新護工,這么一來,不就是撂挑子嗎!話已經說出去了,再往回收是不可能了,王月華心一橫,大不了今天自己在這打地鋪當護工了,明天讓老公兒子過來換班。不就是一千塊錢嗎,嚇唬誰啊!

王月華二話沒說,跑到養老院門口的取款機跟前,從退休金卡里取出一千塊。再跑回來,人家老胡已經把自己東西都收拾好了——折疊床、衣服、飯盆,折疊床折好了放在了門口,飯盆和衣服都攤在桌面上,養老院護理部的主任也過來了,估計是老胡給叫過來的。看見王月華氣喘吁吁地一進門,老胡就開腔了:“張主任,您看好了,這都是我自己家的東西,我可什么都沒夾帶啊,跟您跟王大姐這兒我就算是結清了。”

張主任——說是張主任,其實就是個不到三十歲的姑娘,是養老院院長的外甥女,從外地來的,一聽老胡這么說,就瞅著王月華笑了笑,說:“王大姐,您看一眼吧,要是沒事了,您二位就在合同上簽個字,老胡就可以走了。”

王月華已經懶得再和老胡糾纏了,在家跟老孟嚷嚷兩句,聲音大火氣小;在這兒,多說一句都搓火。算了,什么也不說了,王月華掃了一眼攤在床上的東西,的確都是老胡自己的。老爺子這里也沒什么值錢的物件,王月華接過合同就把字簽了。她不再看老胡,老胡也不理她,歸置東西就走了。

老胡一出門,張主任就過來問:“您找著新護工了嗎?”

王月華一肚子火沒處撒,說道:“我進來東西還沒放下他就說要走,一大早起把老爺子給氣得直嚷嚷,我哪有空找人去?你們養老院就管收錢,這服務怎么一點都跟不上?”

住在養老院的老人一般分兩種,條件好的和條件差的。條件好的一般身體都好,大部分都是主動來養老院養老的。這樣的老人大多因為孩子不在跟前,自己又不差錢,覺得與其在家里找保姆還不如到這兒來,還能找別的老人聊聊天。這樣的老人,心態都還好,養老也是養心,找樂、舒服最重要。

條件差的就不好說了,這樣的老人也分兩種,一種是身體還湊合、能基本自理的。這樣的一般都是八九十歲,能走能動就是做飯打掃衛生是問題,在家里住房不寬敞,跟著兒女不方便,只好到這兒來。這樣的,一般不用請護工,到點去食堂吃飯,不吃飯的時候就睡覺看電視打麻將,除了給飯菜、服務提提意見,一般也沒大事。最怕的就是像王月華家這樣的,家里條件一般,老爺子又不能自理;怕花錢又少不了花錢的,負擔大脾氣也大,稍不如意就嚷嚷,點火就著。張主任在養老院里干了幾年,接觸的老人家屬就屬這樣的人最多,早就練就了一副好脾氣。養老院也是開買賣,都是和氣生財;再說,老人身上都是七災八痛,萬一因為起爭執有個好歹,養老院還得陪著打官司賠錢,不劃算。

張主任陪笑著對王月華說:“大姐,您別著急,我這也是才知道。老胡確實有點過分。不過他也真是家里有事,早就想走。您家老爺子也是病拿的,火氣大,我昨天剛從勞務市場上新招了幾個人,要不您去挑挑?我知道您家里住得遠,您五十多了,乍一沒人,您自己受累也不是長法。”

王月華看看病床上的老爺子,自打嚷嚷完,心氣兒就順了,閉著眼迷瞪呢。王月華看看表,又快中午飯了,本來自己放下腔骨,盯著老爺子吃完午飯就能往回走了。真是如張主任說的,身邊沒護工,自己就是什么都不管了,一猛子扎在這也干不過來。王月華也沒別的轍,只好說:“我也不是沖您,實在是現在這護工,都跟大爺似的,干不了幾天就要漲錢,不給漲就不干,一點緩兒都沒有……”

張主任拉著她往外走,笑著說:“都是農民進城,都是為掙錢,可不就一心想著多掙嗎!走走走,您跟我去會議室,他們幾個這會兒都在呢,上午是培訓,趁著剛下課沒吃飯,您看看去。看上誰,我幫您說說,頭倆月先試試工,可以給少點,您用著好再說。”

穿過住宿區,來到辦公區。推開會議室的門,王月華就聞見了一股子酸臭味。這個味道王月華并不陌生,每次換護工,頭兩天屋里都有這個味兒。都是剛下火車沒多久,大包小包扛著、坐著悶罐車來的,到了陽春又沒準地方住,甭說洗澡換衣服,連臉都沒的洗。王月華看著屋子里零零星星幾個人,都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,頭發乍乍著,坐的離門口最近的一個男的,那頭發都搟氈了,眼睛不大,透出來的可都是賊光。張主任和王月華一推門,屋里的幾個人想必是上課上累了,百無聊賴的,齊刷刷地都瞧著她們倆。王月華打量他們,他們也打量她。

王月華大概數了數,屋里一共七個人,只有仨男的。坐在門口那個,王月華一眼就給否了。看著就雞賊,眼珠子看人都不老實,四處打轉轉,心思難捉摸。里面還有兩個,看面相長得有幾分相像,張主任看著這倆人,給王月華小聲介紹:“那倆是堂兄弟,剛從老家過來,聽說在老家還做過小買賣……”王月華一個勁兒搖頭,都沒再往下看,小聲說:“這可不行。都在一個養老院干,互相攀比著漲錢,再互相給打掩護,不行不行。我可沒長后眼,還得看著他們!”

張主任猶豫了一下,心里也知道門口這男的王月華指定是看不上的,就小聲說:“要不,您考慮考慮女的?其實您家老爺子這么大歲數了,用女的也行。”

這個方案王月華從來沒想過。老爺子再老也是男的,平常翻身洗澡換衣服,用女護工終歸是不便利。還甭說自己這里嫌棄不嫌棄,人家女的一般也不干這活。王月華正思忖著,張主任用下巴一指,低聲對王月華說:“大姐,您看緊里頭那個女的怎么樣,四十五,兒子在陽春干裝修,估計在哪個工地打工呢。聽說剛把家里老公公給伺候走,就來這當護工來了。要不您試試?”

王月華看著這一屋子人,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,只好問:“她愿意干嗎?”

張主任走過去跟那女的耳語了幾句,就把人帶出來了。走近了,王月華細細端詳她,短發,臉上褶子不少,眉眼半垂著,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不高興。眼睛里的光發暗,眼神倒是挺淡定的,但是也不怯生。頭發梳的挺整齊,衣服也干凈。難得的是,走近了,沒有屋里那股酸臭味。

張主任說:“劉姐,這是王大姐,給老公公找護工。八十多了,得過腦梗,現在癱瘓在床上。洗澡翻身喂飯,一個月休息兩天。試用期工資都是兩千,過了試用期是兩千五。您看看,干不干?這王姐人特別好,家里也沒那么多事!隔一天人家就來一次,來了你就能歇會。怎么樣?”

姓劉的女的還沒說話,王月華先開口了:“我們家那老爺子可不瘦,您行嗎?”

這女的抬了眼皮看了看王月華,問:“得了腦梗?得幾年了?”

王月華一愣,說:“二年多了……”

女的一嘆氣,說:“我老公公也是這個病,以前生龍活虎的一個人,晌午還下地插秧呢,沒插兩行就栽泥水里了。在炕上躺了一年多,脾氣古怪得很,一家子都鬧得雞飛狗跳……”

王月華越聽心越涼,心說這位真是撞槍口上了,什么都門兒清,瞅著這架勢,要么是不想干要么就得多加錢。王月華都打算扭頭走了,忽然又聽見這女的嘆了口氣,說:“您也真是不容易,看著,老爺們也是指不上,跟我們家一樣。張主任,我現在就過去還是下午上完課去?”

王月華差點沒反應過來,看見張主任推她,這才說:“您這就跟我來吧……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臨時工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/691948 閱讀此章節;

如何打好广东麻将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游戏下载 3d今天开奖号码 长红配资 十一运夺金预测 黑龙江22选5 01 04 06 09 出来过吗19 云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好运快三网站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东方红配资 双色球玩法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 赛车pk10计划 网赚推荐博客 麻将技巧视频 一分快三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