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不好干的臨時工

發布時間:2018-04-24 17:41:32|字數:3539

王月華掛了孟想的電話,就開始把桌子上扣著的盆盆碗碗往廚房收拾。家里就三口人,老孟是個有什么吃什么的人,不挑剔;孟想愛吃魚,夏天的時候想喝兩口啤酒。王月華今天特地做了兩條黃花魚,知道孟想下班沒點兒,老兩口六點來鐘就先吃完了,特地給兒子留了一條,結果,孟想一個電話,不回家吃飯了。王月華嘟囔著:“都放涼了,還不回來吃,早先也不說,擱一宿明天還怎么吃?”

孟凡樹正給烏龜換水,聽見老伴嘟嘟囔囔就回了一句:“拿盤子扣上放冰箱里,明早上我吃!”

王月華白了他一眼,說:“孟想還沒吃著呢!”

老孟說:“那就明早上給他吃!好東西還能沒人吃。放一宿怕什么,不是有冰箱嗎?又壞不了。再說了,剩魚才好吃吶。”

王月華一聽這個,放下手里的盤子碗就直奔茶幾,下面是一疊報紙。王月華翻出一張給孟凡樹念:“吃隔夜菜有害健康,亞硝酸鹽嚴重超標可致癌!”

孟凡樹呵呵一笑,接過來報紙就擦手。手剛從魚缸里拿出來,濕的,還腥氣。一邊擦一邊笑話老伴:“你就是迷信!人家說什么你都信!你小時候不是天天吃剩飯?那會有剩飯吃還不賴呢!有的吃就比沒得吃強!啥癌不癌的,要我說就算真致癌,咱們身子骨也能扛了,就跟那感冒疫苗似的,叫什么‘抗體’?咱們中國人,尤其是咱這歲數,都是吃過苦的,早練出一堆抗體了。你怕啥?”

王月華剛要反駁謬論,家里電話就響了。老孟本來就離著近,又巴不得有個什么事讓王月華閉嘴,就順手拿起話筒。老孟還沒說話,電話那邊的聲音就跟爆炸似的出來了:“王姐在嗎?我這是養老院!您家老爺子發脾氣正鬧呢,我們好多人都勸不住,您家趕緊來個人吧!”

孟凡樹和王月華顧不上自己的拌嘴,抓上外衣鑰匙就跑出門。陽春的城市都繁華在白天,每每夜色降臨,只有食街是熱鬧的,廣場上還有些跳舞的老人,上班上學的都像候鳥一樣回到屬于自己的窩去了。王月華和老孟來不及再去公交車站等公車,只好狠下心伸手攔出租。這日子口兒,正是交接班的時候,的哥們回家的回家吃飯的吃飯,本來一個陽春市就沒多少車。站了十多分鐘,只有一輛遮著車牌子的車停下了,司機探出頭問:“去哪?坐車不?”

孟凡樹想都沒想就拉著王月華上了車,沒等坐穩,就說:“第二養老院。”

司機也不打磕巴:“三十!”

王月華剛要掙吧著說話,老孟一把按住:“得!您快點兒!”

王月華固然心疼那三十塊錢,但是一想到養老院那邊的老爺子,又覺得顧不上了。

黑車司機業務還算不錯,沒怎么耽擱就到了地方。老孟提前把三十塊錢攥在手里,車一停穩就扔到了副駕駛上,拉開車門就跑。王月華一看,也知道老伴這是急著了,往日里那么天塌下來都無所謂的一個慢性子,如今也知道著急冒火了。王月華在后面也一路小跑跟著,三步兩步跑進樓道,就看見好多房間的門都開著,連平日里那些不能動的老太太老頭都坐在床上往外頭看,好幾個護工三五成群地站在樓道里議論。等到了老爺子的房間門口,就聽得里面一片噪雜。王月華認識的幾個養老院的主任基本上全來了,烏泱泱堆在門口。王月華忍不住問了一句:“這是怎么了?”

張主任正在里面一籌莫展呢,聽見王月華的聲音,跟見了救星似的趕緊嚷嚷:“家屬來了,外頭的都閃開!”

門口聚集的各路人等紛紛往外面退,老孟兩口子這才有路從門外進來。王月華一路上做好了各種思想準備,可是眼前的景象還是讓她和老孟結結實實地嚇著了。老爺子趴在地上,張主任一邊勸一邊指揮著四個男護工,看樣子是想把他弄回到床上。可是老爺子的雙手死死拽住床腿兒,怎么勸都不松手。張主任滿頭大汗,央求王月華:“王姐您趕緊勸勸您家老爺子吧,我這也不敢掰他手啊,再給傷著……”

王月華傻愣愣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老孟倒是穩當,問張主任:“我爸他這是怎么弄的?”

張主任趕緊叫護工,王月華這才發現,護工小劉一直站在角落里,臉上平淡如常,仿佛屋里發生的這一切都和她無關。看見張主任叫她,這才走到老孟和王月華跟前,慢悠悠地說:“下午給他洗澡,他不肯;就給他擦身子,他說我騷擾他。我擦完了出去倒水,再回來就這樣了。弄不動他,叫人來,他又不肯上去。”

王月華越聽越堵心,門口已經有圍觀的護工偷偷在笑了,還有人才私底下嘀咕:“這老頭子,一把年紀都癱成這樣了,還惦記有人騷擾他!”

還有人笑著說:“估計是盼著人家騷擾呢,人家不理他,惱了!”

王月華氣得差點一口血噴出來,顧不得場合,直勾勾地轉過身去,沖著嘀咕聲傳來的方向大聲嚷:“誰沒個生老病死?有你們在這亂嚼舌頭根子的嗎?”

張主任趕緊呵斥門口的圍觀護工,說:“你們都沒活干是嗎?趕緊回崗!哪屋要是出問題,下個月就走人!”

說完那些人,又回過頭對王月華說:“王姐!您家老爺子實在是太倔了。先不說劉師傅怎么著,咱們這屋里都是有探頭的,我剛讓人查了,劉師傅真是什么都沒干,就是給他擦身子來著。那大腿根不擦會得褥瘡的,這……”

老孟趕緊過來跟張主任說:“給您添麻煩。張主任您甭管了,你們都回去吧,我們兩口子來就行了。劉師傅,讓您受累了。”

護工居然一句話沒說,轉身就出去了。張主任半信半疑地問:“不用給您留倆人弄他?要不您隨時叫我?”

老孟堅決地說不用。把眾人送出去,關上門,一屁股坐在老爺子身邊,慢悠悠地說:“您這是嫌我好長時間沒來瞧您是吧?”

這句話一說,王月華都愣了。這是從何說起,不是跟護工慪氣嗎,怎么成了對兒子了?老孟繼續說:“我給您賠不是,這些日子來的少。我尋思,月華不是隔一天就來一趟嗎?誰讓您兒子找了一個能干的媳婦呢!家里家外全照顧了。上月孟想工作的時候讓人打了,腦袋上縫了好幾針,月華又要來您這兒,我就偷懶在家幫著做做飯、買買菜、澆個花養個魚什么的。您要是嗔的我不來,就跟月華說,她一準兒告訴我,跟我說我就來唄。您生我氣就跟我說,干嘛趴地上不起來?您想栽贓人家護工啊?您這屋里有探頭,知道什么是探頭不?就是攝像機,您在這屋里干了什么,人家保安那全都看得見。您怎么爬下來的?摔著沒有啊?我不是嚇唬您啊。您這下半身本來就動不了,你要是再這么折騰幾回,連胳膊膀子可都廢了。那時節你甭說想爬下床了,連手都動不了。”

王月華很少聽見老伴一下子說出這么多在理的話來。平常的日子,要么嘿嘿一笑,要么三言兩語打個岔,誰能想還能說的這么在情在理!

眼見老爺子握住床腿的手指頭松動了,老孟趕緊就勢把他手拽開,跟王月華說:“老伴,來,我抬上身你抬腿,慢著啊!”

倆奔六十的老人家,抬著一個八十多的老爺子,呼哧帶喘,汗流浹背地總算是給弄上床去了。剛折騰好,就聽見老爺子身下傳來一聲悶響,緊接著一股惡臭彌漫開來。王月華立馬說一句:“不好!拉了!”

能不拉嗎?一個大小伙子趴在涼地板上好幾個鐘頭也扛不住得竄稀,更何況是一八十多老頭!王月華知道老爺子身上綁著尿墊子,那也得趕緊換趕緊給洗啊!這會護工也不知道去哪了,她趕緊進洗手間拿起盆來接熱水,出來指揮老孟把老爺子翻個個兒,給換尿墊子。

翻過身來剛要弄,王月華把老孟推到一邊。她知道自己來的勤,護工做這些事的時候她給打過下手,有多惡心她有心理準備。老孟雖說是兒子,可沒見過這陣仗,除了小時候給孟想換過介子,可沒干過別的。王月華說:“你笨手笨腳地,起開!”

話音剛落,就聽見劉師傅說話:“還是我來吧,你們倆弄不利落。”

倆人詫異這人什么時候又進來的?剛才又干什么去了?王月華還以為人家一準兒會辭職不干了呢,受這么大委屈,擱誰受得了啊?

劉師傅臉上還是沒啥表情,放下手里的飯盒就過來給老爺子收拾。老頭臉側著趴在床上,也分不清楚是幾只手在給自己收拾。老孟站在一邊,眼看見劉師傅挺麻利地給擦洗,換新墊子,王月華推他:“去!把窗戶開開!”

都折騰完了,護工劉師傅獨自去洗手間洗了洗手,然后把飯盒遞給老孟:“他下午沒吃飯,這會兒也沒飯了,我剛去宿舍給煮了點速凍餛飩。你喂給他吧。我喂他怕不吃。”

說完,人又出去了。老孟和王月華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對人家說點啥,是先道歉還是先感謝。王月華摸著飯盒還熱乎著,就給端到了老爺子跟前,一勺一勺地喂給他吃。她這邊喂著,孟凡樹一邊說:“這樣的護工真是難得了。就是您親兒子我天天在這伺候您也不靈,我可沒那耐心煩。我們小時候您怎么說來著‘不吃飯?餓著!餓兩頓就吃了’估計您要再來這么一出,我就得把您說我們的話還給您。哎,老伴,你說等咱倆動不了了,咱們有福氣能找著這樣的護工么?”

王月華白他一眼,說:“你湊合著過吧,就你那點錢還想護工呢!”

老爺子癱得得是下半身,腦子和五官可是沒毛病。既不耽誤聽也不耽誤說,只是這半天,居然一句話都沒聲響。吃完了熱乎乎的餛飩,孟凡樹又打水給他擦臉,王月華把假牙給摘下來刷了、泡在杯子里。兩個人做這一切的時候,都看見了老爺子臉上帶著些狡黠的笑意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臨時工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/691951 閱讀此章節;

如何打好广东麻将 云南11选5开奖查 捕鱼来了微信礼包领取 东北麻将游戏 10分彩开奖app 广西快3官网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 贵州快三的开奖结果和值走势图 股票配资定义 浙江宝宝游戏下载三门麻将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有几种 永久平肖公式 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公告 下载新快三 江苏福彩 黑龙江11选5官网 北京赛车pk开奖视频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