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臨時工也能當無冕之王

發布時間:2018-04-24 17:42:18|字數:3385

劉志利還真有面子,一個電話打過去,婦幼醫院還真有人接待了孟想,不僅帶著他一起看了監控錄像,還管了他一頓中午飯。孟想說了二斤感謝的話,人家陪著他的是醫務處的副處長,嘿嘿一樂,說:“你不是劉志利徒弟嗎?他十多年前就跑我們這口,沒事,我們多年朋友,他都說了讓我幫這忙,我肯定得幫啊!”

幫忙是幫忙,那監控錄像是黑白的,在樓道里,婦幼醫院每天進進出出那么多孩子大人,誰知道是的?看了得有大半天,也吃完了人家食堂送的盒飯,孟想這才圈定了幾個“嫌疑人”。都是女的,抱著孩子,從醫生診室里出來,在監控錄像上看著懷里的襁褓和那天棄嬰身上的有些像,這樣的人物孟想鎖定了三個。按照監控錄像上的時間,人家處長又陪著他去找醫生,估摸著時間,找醫生的處方和醫囑,一個一個地排查這幾個人。

孟想蹲在人家診室里,屋子本來就小,里里外外都是孩子家長,孩子一哭就是一片,醫囑又不能拿走,處長陪著他在墻邊站著。孟想蹲在地上翻,處長就樂:“你們這是當記者還是干公安啊?不是報案了嗎?讓警察查來啊!”

孟想心說:“人家查了也不告訴我們,我們這新聞找誰去啊?”

還別說,還真讓孟想查著了。鎖定的三個嫌疑人,有兩個的孩子都是小毛病,有一個幼兒急疹,有一個就是有點拉稀,可是還有一個可是得了先天性心臟病的,是什么先天性二尖瓣狹窄,那天正好是確診。這和福利院給孩子檢查的結果是一致的。

孟想揉了揉已經發麻的大腿,站起來原地蹦了幾下,再次感謝人家處長,說就是她了,肯定沒錯。這上面有家屬聯系方式,有孩子姓名,總算有線索了。

處長巴不得這事趕緊結束,自己也算解脫了。倆人在擁擠的樓道里相互道別,打算各干各的去了。孟想一腦門子興奮,抑制不住地想跑回臺里,就在沖下樓道的一瞬間和一個姑娘硬邦邦地撞在了一起。孟想個子比人家高,把整個xiōng部奉獻了;人家個矮,眼睛鼻子嘴巴整個趴在了他身上。

孟想沒覺得有多疼,人家姑娘當時就雙手捂住鼻子眼睛,酸著鼻音說:“你看不看路啊?”

孟想趕緊道對不起,說自己沒看見、跑快了……人家姑娘揉了半天眼眶,抬起頭說:“這是醫院,你著什么急啊!你就是再著急也得看著點,來的都是病人,本來就不舒服,你……哎,你不是新聞系的孟想嗎?”

孟想看著眼前這個姑娘,翹鼻子、圓眼睛,一米六幾的個頭,身材有些圓潤,扎著一條馬尾,也覺得有些眼熟,就是……

姑娘伸出小拳頭捶了他肩膀一下,大喇喇地說:“畢業剛兩年吧,你不認得我啦?咱們一起上了三年大課吶!中文的,夏曉炎。”

孟想一拍腦門,連聲說:“咳!你呀!哎你不是短頭發嗎?怎么這樣了?”

夏曉炎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穿的長裙和半高跟的小船鞋,笑著說:“還不許人家換個發型啦?上學的時候住宿舍,有點時間都睡覺了,誰有功夫梳辮子?現在不是工作了嘛,總得像點樣子!”

孟想也笑了,倆人也算是故友重逢,一起往樓下走,一邊走一邊聊。上大學的時候,孟想是新聞系,夏曉炎是中文系,兩個班的學生經常一起上公共課。一般這種課都是在階梯教室里上,人多、拼班、課無聊。頭三年,什么“馬克思主義科學原理”、“古代漢語”、“現代漢語”都是這么上的,大家一起混了三年,抬頭不見低頭見的,都成了半熟臉。可是,那個時候的夏曉炎可不是今天這個樣子,孟想記得,那會夏曉炎好像是學校田徑隊的,每天都穿著運動服,好像每天一下課就要去訓練的樣子。有的時候吧,她來上課就坐在后面犄角旮旯,點完名就趴在桌子上,能睡一節課。有幾回,孟想來的早,也想坐犄角,偏巧都挨著她,看她睡的香,把自己都帶困了。

走在醫院的小花園里,夏曉炎笑著對孟想說:“還行,畢業兩年你沒怎么變樣。我們班好幾個男生都胖了,跟吹了氣球似的。你現在在哪高就啊?”

孟想說:“什么高就啊!我在電視臺,當個小記者。”

夏曉炎一拍孟想肩膀:“可以啊!你們新聞系好多人不都想當記者嗎!你多好啊,專業對口,工作也好。”

孟想一摸后腦勺,說:“還沒轉正呢,先當臨時工湊合干著,還不知道以后怎么樣呢。你呢?我記得你那會說過也想當記者的,做體育記者是吧?”

夏曉炎咧嘴一笑,嘻嘻哈哈地說:“往事不堪回首,上學那會的小理想就甭再提了。我啊, 現在當老師呢。陽春一中,教語文。”

孟想“嚯”了一聲,夸張地說:“那可是陽春最好的中學!你厲害啊!”

夏曉炎咯咯笑著,說:“什么厲害不厲害的,見了面你都不認識我了能厲害到哪去?”

孟想不好意思地說:“真不賴我,你這變化也太大了。要是光頭發長了也就算了,我覺得……覺得你整個人……”

夏曉炎故作緊張生氣狀,問:“你覺得什么?我整個人怎么了?變老了是不是?”

孟想趕緊說:“沒有!是變好看了好不好!上學那會整個一個假小子嘛,怎么現在這么淑女、這么秀氣啊!”

夏曉炎雙頰微微泛紅,馬上又嗔道:“誰上學時候假小子了?”

孟想笑著說:“你啊!跑得快,跳得遠,上課睡覺、下課迷瞪,這都是男生特征吧。哎對了,我記得有一次上‘馬原’課,你還跟我搶答‘到’是吧。”

夏曉炎歪頭回想了一下,也樂了,說:“你還說,那次都賴你!老師點你名,你就喊‘到’就是了,你推我干嘛?”

孟想回想著當年的場景,忍不住地笑著說:“我沒有!你那會一上課就睡,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我一看老師上課就點名,就想叫你醒,誰想到剛一推你就被老師點名,你倒是麻利,一個鯉魚打挺就站起來,干凈利生地替我喊了個‘到’!你說,賴我嗎?”

夏曉炎不好意思地一揮手,說:“算了算了,那會我真是瞌睡蟲上身,每天都是睡不醒。偏偏還要上課訓練,真是累死了。你說那會多好,食堂的飯那么難吃,我還能吃好多,關鍵是還不長肉;現在運動少了,吃的少了,倒把自己養肥了。”

孟想仔細打量了一下夏曉炎,很認真地說:“沒有啊!我覺得挺好的!你那會是太瘦了,夏天在操場上看你們跑步,你胳膊腿上的都是肌肉,那線條趕上博爾特了。當運動員當然是好看了,可是穿裙子不好吧?”

夏曉炎嘟著嘴表示贊同,說:“可不是嗎。所以上班以后我就不跑了,哎, 也是忙了,跑不動了,可是我們這種人一不運動了,這身上的肉就跟氣吹的似的往上漲。這不,我今天就是拿藥來了。”

孟想不解:“拿什么藥?”

夏曉炎解釋道:“我們另外一個老師給推薦的,這里有個中醫大夫不錯,可以調整內分泌,我吃了她的藥覺得還不錯。”

孟想夸張地說:“長點肉就調整內分泌?你們女生是不是太緊張了?”

夏曉炎不屑地說:“你不懂!這是一綜合項目。我現在睡眠不好,脾氣也見漲,老跟班里的小孩們較勁,還長肉,人家讓我吃點藥調理一下。至少現在我睡眠還行,自我感覺脾氣也好了不少!”

看著夏曉炎小小的洋洋自得,孟想一瓢涼水潑下去:“什么啊,我看你脾氣還是挺大的。瞧你剛才那么大聲跟我嚷嚷,周圍人都以為我怎么你了呢!”

夏曉炎右手握成拳頭,對著孟想肩膀又是一下子,這回把孟想捶的直咧嘴。一邊捶一邊說:“我怎么脾氣不好了?要是擱上學那會,我這腿就踹出去了!你還說!”

孟想笑著往后跑,說:“你看你看,那會是假小子不跟你計較;現在都當老師了,穿著裙子也扮淑女了,怎么還踹人?還說自己脾氣好?講理不講理啊!”

讓他這一說,夏曉炎也笑著不追了,反過來問:“你到這兒干嘛來了?這可是婦幼保健院,給婦女兒童看病的地方,你哪里不舒服到這找大夫?”

孟想這才把自己來的目的一五一十地和夏曉炎說了。夏曉炎不聽則已,一聽就翻了,當即作出了火冒三丈狀,說:“這是什么爹媽啊!你沒錢給孩子看病可以借啊!再不行,找你們電視臺、找報紙,現在不動不動就發動個募捐什么的嗎!再不行,先治著,治完了再跑也行啊,怎么能就把孩子給扔了呢!這是親媽嗎?這是不是人販子啊?我說孟想,這事你們電視臺可得負責到底,必須把這扔孩子的不負責任的爹媽給找出來,讓全陽春市人民都看看他們都是什么貨色,必須受到全體人民的鄙視……”

孟想聽著夏曉炎一口氣說了這么多都不帶打磕巴的,都愣住了。等她說完,孟想由衷地說:“我看出來了,你應該當記者去……不對,最好當警察,嫉惡如仇啊,太嚇人了。你放心吧,我這半個月就忙活這一個事了,現在孩子他媽的聯系方式拿到了,我明天就找去,一定給你……不是,給陽春市民一個交代!”

夏曉炎拍拍孟想肩膀:“夠意思!這才是無冕之王呢!對了,咱倆留個電話微信,明天告訴我啊!他們要是不認,咱就報警!我就不信了,新社會、紅旗下,還有這樣的爹媽!”

 

【通知~】

明天上架啦,感謝大家的不棄之情,

碼字不易,親們,支持正版,給碼字狗一個得以堅持下去的信念吧~

ps:如遇問題,請咨詢頁面下方的客服qq。再次感謝!

  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出版精品小說《臨時工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845/691952 閱讀此章節;

如何打好广东麻将 3分PK10软件 王中王一马中特 友乐广西南宁麻将 上海时时彩信誉平台 吉林11选五快方法选二号 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规则 福建11选5任选五技巧 一分彩官网 黑龙江22选5奖池现在多少钱 街机竞技捕鱼红包下载 湖南麻将下载 六合秒秒单双计划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内蒙古快3质合走势图 六肖资料精准六肖